男保姆的日記-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

去了幾次職介中心後,我選擇了“男保姆”這一職業,因為它收入高,而且給我的感覺很新鮮,很有挑戰性,於是我報了名,在家政職業技術學校開始學習“男保姆”工作內容。沒想到這裡有很多大學生,他們和我一樣也想做這一職業。我們學習給嬰兒餵奶、換尿布,照料老人穿衣、盥洗,為病人洗漱、擦澡,為孕婦做膳食調配,陪同家庭成員進行體育活動等,沒想到等我通過考核,真正開始男保姆的工作後,學的東西一樣都沒用上。

我的第一位雇主姓蔣,是個富姐,前夫是一家公司的老總。蔣姐把我接回家後,告訴我以後我在家政中心學到的那些知識和技能全都用不上,那些將由明天來的小保姆幹。我的任務是從頭學起,具體有她親自教我。這時我納悶了,她雇我不做這些活兒那我幹嗎?當初講好了是做“男保姆”的呀!

蔣姐看我迷惑的樣子就對我說:“放心吧,薪水不會少給你的,只要讓我滿意,有你的好處。我請你來是做我的秘書的,因為你是大學生,模樣俊,又有氣質,我挺欣賞你的。從明天起我教你工作內容。”果然,從第二天起,蔣姐就開始教我跳舞,之後又教我打高爾夫,接著又讓我學開車,總之,三個月裡我學會了她讓我學的各種東西,而此時我才明白,真正意義上的“秘書”工作開始了。

蔣姐開始帶我參加朋友聚會,有一次聚會回來,她讓我陪她喝酒,喝到最後開始向我哭訴她的身世:老公有錢後變了心,經常在外包小姐找情人,有時甚至把“二奶”帶回家,不得已她只好和老公離婚了,老公給了她一大筆賠償金,足夠她這一輩子任意揮霍。可是她說,她更需要的是男人的愛。說完淚水漣漣的蔣姐突然抱住了我的頭,在我臉上和嘴唇上瘋狂親吻起來。那晚我也喝了很多酒,面對成熟性感的蔣姐,我不能自已,我抱緊她滾到了寬大的雙人床上。

有了第一次,下面的就很容易了。就這樣,我陷入了蔣姐的情感陷阱,做起了她的“情感陪護”。這樣的事情多了以後,我與蔣姐的感情更進了一層,我們無話不談,顯得很隨便。我們時常說些葷段子,隨時隨地摟抱親吻。最後,蔣姐乾脆要我從我的房間搬過來,和她住一室。

又一次陪蔣姐去參加圈子聚會,是在她一個朋友寬大的客廳裡。男男女女足有30多人。一位款姐走近我對蔣姐說:“三妹,今天是大姐的生日,我很高興,不如,我們換個口味怎樣?你把阿濤帶走,將丹陽留下。可以嗎?”說完,她用手指了指阿濤給蔣姐,然後對我拋了一個媚眼。更多文章關注:https://www.bigxxxl.com/

蔣姐漲紅了臉,好半天她才點點頭。我急了,蔣姐竟然不顧我的感受,當我當成工具和別人交換,我當即抗議,並氣憤地扭頭就走。令我難以置信的場面出現了,蔣姐過來擋住我的去路,她一字一頓地說:“李-丹-陽,你以為你是什麼人?在這裡你是屬於我的,一切都得服從我!你只是我花錢雇的滿足我需要的 ‘性保姆’而已,這裡哪有你說話的地方?”

那一刻,我驚呆了,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讓我和她姐弟相稱的蔣姐說出的話,可能是因為我在朋友面前丟了她的臉。

我的臉頓時火辣辣地疼,那時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,此時突然轉醒了!原來,這都是她一步一步設好的圈套,從最開始的學跳舞、開車,到她的悲慘遭遇,這都是鋪墊,最後的目的只是是讓我做她的“性保姆”!一股巨大的羞辱感湧上心頭!

我忍著怒氣沖出了人群,任淚水紛紛落下。第二天我收拾好屬於自己的東西,不顧蔣姐向我認錯,堅決地離開了那個骯髒的地方。因為我明白,如果不走,我就會被污染,我就會變得麻木。沒有思想,沒有人格,沒有尊嚴,我還有什麼資格做人?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